• <input id="cm60k"><tt id="cm60k"></tt></input>
    <menu id="cm60k"></menu>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cm60k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cm60k"><u id="cm60k"></u></input>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nav id="cm60k"></nav>

    咋整,繼父家的哥哥說,他把我養著么精貴可不想便宜別人!

  • 作者:我們愛小說
  • 來源: ?
  • 發表于07-17?
  • 被閱讀690
  • 我靠著椅背,將棒球帽檐盡量往下壓,蓋住了自己的眼瞼,整個人有點渾渾噩噩的,直到容越拿著一杯溫水遞給我,我才意識到自己現在是在回京都的飛機上,“暈機藥。”他沒有多說的意思,直接閉上了眼睛。

    這么近距離看著他,才發現他的眼周下一圈的青紫,眉心也是隱隱透露出一絲的疲憊,這一年來,容氏在他的掌權下,更是上了一個事業的版圖,可見他的拼命。

    耳邊出現了一陣耳鳴,我皺起眉頭,睡得并不安穩,我記得有人跟我說過,打發旅途長時間最好的方法就是睡覺,沒有了等待的焦急,這樣等你睜開眼的時候,便是目的地了,有的只是歡喜。

    如果離開和回去都是非所愿呢?

    “歡迎回來,容顏。”我恍惚中聽到身邊的容越在對我說話,可是當我聽清楚說什么的時候,我又覺得怎么可能?

    我始終記得三年前他說的話,他說:“容顏,如果可以,不要再回來了。”

    三年了,就連我父親的祭日我都沒有回去。

    我醒過來的時候,容越已經醒來,他坐在旁邊手里翻閱著一本雜志,微微側目過來,“醒來了,直接回家嗎?”

    “直接去容宅吧。”他聽完我說的話,眉宇間的褶皺更加深了。

    那是他的家,不是我的。

    走出機場的時候,踩著這片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土地,我突然覺得眼睛有些酸澀,這里有我最美好貪戀的一切,初戀,父親還有我為數不多的朋友們,但這里也有我最痛苦的一切,那些黑色的,血腥的,骯臟的。

    坐上車之后,冷氣開得很足,倒是讓我原本因乘飛機而渾渾噩噩的腦子變得清醒了。

    “這些年,鳳凰路擴建了兩次,整個秀麗區都整改了一次,所以跟你離開的時候有很大的不同了。”他不知道什么時候合上了電腦,揉了揉眉心。

    車子開進臨江水岸,兩旁的建筑漸漸地變得稀少,時值盛夏,巨大的樹冠高聳入云,遮住了大半的陽光,細碎的光芒透過樹葉的縫隙灑落下來,我透過車窗抬起頭看著梧桐樹,恍惚之間想起了十五年前,當時我也是這樣坐在車里,心里很緊張,緊張地手心都是汗,但是如今我攤開手掌心,一片冰涼干燥,果然是車內的冷氣開得太足了。

    面前的大門緩緩地拉開,車子繞過中央花壇,平穩地停在別墅門口。

    容越坐在車里,陳博先是下車替他開了門,他卻沒有下車的意思,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語調慵懶隨意,“怎么?退縮了?”

    “容先生,激將法對我沒有用。”我冷聲地說,瞪了一眼收回視線,打開車門下車。

    站在別墅的門口,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,我抬眼望過去,從別墅門口走出來一個女人。

    “顏顏。”這個聲音我其實已經有些忘了,但是在這個家,會這么稱呼我的人只有她,我的母親,葉卿秋。

    站在旁邊的是她的丈夫,現任丈夫容明,雖年過五十了,但是身上帶著幾分學者的味道,架著一幅金絲框眼鏡,看起來更加地溫文儒雅,他嘴角帶著溫潤的笑意,“容顏,回來了。”

    我點點頭,目光順勢地看向了他身邊的女人,她挽著容明的手臂,偏頭對我一笑,緩緩地輕啟紅唇,“姐,歡迎你回家。”

    身后傳來有節奏的腳步聲,容越已經站在我的身邊,“進去吧。”我并不想跟他并排走上前,所以故意慢下兩步。

    容雅此時已經松開容明的臂彎,走到容越的身邊,挽上他的手臂,淺笑道:“哥,你這回去英國了有沒有給我帶什么禮物啊?”

    容越揉了揉她的發旋,“嗯,回去的時候拿給你。”我看著他們四個人的背影,容雅是葉卿秋和容明的女兒,他們算起來才算是真正的一家子。

    容越,容明前妻沈清淺的兒子,似乎跟我一樣的地位處境,但他握著公司的經濟大權,再加上開拓了自己的事業版圖,有誰說過的,掌握經濟才更有話語權,所以容越自然也能夠在這個家生存下去。

    我低著頭想著明天就去買機票回s市的事情,沒有留心腳下的狀況,便直直地撞了上去,我抬頭伸手捂著鼻子,痛覺后知后覺地才傳來。

    他冷著臉看著我,“走這么慢做什么?”也是看到我此時的樣子,軟下聲音來,“待會讓顧媽媽幫你看看。”

    容雅站在旁邊,笑了一下,“姐,你也真是的,怎么走個路都會撞上人呢?”我惡狠狠地看了她一眼,正要說話的時候,卻被突然進來的門衛給打斷了,“容小姐,陸先生來了。”

    我下意識地轉過頭去,門衛看到我也有點震驚,離開這個家三年,自然就只有一個容小姐了,正要回過頭繼續往里走去的時候,突然聽到了一聲嬌媚可人的聲音,“辰哥哥。”

    我停下腳步蹲在原地。

    “嗯。”

    我的腦子里猛然炸開,只是淺淡的一個單音節,尾調微微上揚,他說這話的時候,唇角也會隨著揚起,帶著幾分的魅惑,都歷歷在目啊。

    “姐,正好你今天回來了,我還想要給你介紹一下辰哥哥呢。”容雅沖著我的背影喊道,“辰哥哥,今天我姐姐剛好從外面回來,你們可以認識一下。”

    我感覺如芒在背,這個時候已經躲不開了。

    他的眼睛盯著我,是我從未看到過的冰冷幽深,薄唇緩緩地揚起,露出一個諷刺的笑意,“阿雅,你不是說你姐姐三年前不告而別了嗎?”容雅一時之間笑著不知如何作答。

    三年時間,原來改變的不只是我自己。

    “容顏。”這突然的聲音讓我不禁哆嗦了一下,耳邊傳來一道輕笑,“膽子就變得這么小了?”容越沒理會我看神經病一樣看他的眼神,抬起頭看著站在對面的容雅和陸辰,“容雅,別站在那里了,快跟陸先生一起進來吧。”

    走進餐廳之后,陸辰朝容明和葉卿秋點點頭打了聲招呼,葉卿秋的眼神朝著我這邊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,我面色坦然。

    餐桌上,因為陸辰的到來,大家少不了觥籌交錯一番,他們談論著最新的股價變動,政界活動,乏味冗長的談話,我撇撇嘴無心加入。

    我自顧自地吃著飯,“容顏,不喜歡今天的菜?”容越突然地出聲讓餐桌上的人停下了談話都看向了我。

    我移開視線,低垂眉眼斂下情緒,“沒,飛機上有點暈現在沒什么胃口。”

    “要不要顧媽媽做點點心給你?”葉卿秋面帶關懷地看著我,我盯著她看了好久,許是被我看得有些發慌,她輕敲一下我的腦袋,“這孩子,還真的是暈了不成。”

    我瞥開視線,“不用了,我吃飽了。”

    我站起來看了一眼餐桌上的人,“你們慢慢吃,我先回房了。”

    看來今晚不能離開了,我直接朝著二樓的方向走去,房間依舊是在二樓左拐的盡頭,我走到一半停下腳步看了一眼右側的書房,以前這里是沒有人用的,現如今門口擺放著幾盆綠植。

    臥室跟我三年前離開的樣子一模一樣,我是被容越堵在公司門口直接上飛機帶過來的,沒什么行李,躺在床上想著明天去住酒店看一些人再走,還是直接回S市。

    正當我想得出神,聽到一陣敲門聲,葉卿秋正站在門口看著我。

    我起身,“進來吧。”淡淡地對著她道。

    葉卿秋走到我的面前,“顏顏。”她想要觸摸我的臉,伸出手卻停在了半空,我當做沒看到,“下面有客人,你這個女主人上來好嗎?”

    “陸辰不是客人。”

    我的心再次清晰而深刻地疼了一下,“顏顏,你明白我的意思的。”

    “我當然明白,陸辰跟容雅在一起了,看你跟那個人的態度,估計八九不離十了吧。”我低沉地說。

    “我的意思是你跟陸辰之間不能再有什么了。”葉卿秋拍了拍我的手,緩緩地說著。

    我聽著她的話,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轉過頭來,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。”

    “顏顏,你覺得你當初跟陸辰的那點事我們會不知道嗎?要說不知道估計也就容雅了!所以就像今天一樣,假裝不認識下去。”

    葉卿秋走了之后,我坐在陽臺上想了很久,我跟陸辰的那點事。

    三年前,在我上飛機的那一秒鐘,我們都是相愛的,我們甚至都沒有說過一句正式地分手,但在我選擇離開的那一秒鐘已經寫下了結局。

    陸辰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鐘了,我就站在院子里眾人的身后看著他的背影融進了夜色。

    等到他們都轉身朝著大門走去時,我依舊是站在原地,容越過來的時候看了我一眼,外面的風有些大,吹亂了他一絲不茍的頭發,看起來少了幾分凌厲的味道,“怎么不進去?”

    他都知道,故意選擇今天接回我。

    我冷笑了一聲,“容先生,好算計。”

    他眼神閃過一瞬間的疑惑,一下子卻又明了了,沉聲道:“你以為我是故意的?”

    “難道不是嗎?容先生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?讓我猜猜,保不準是心理變態,想要看看被自己親手拆散的鴛鴦如今相見是怎么樣的一幅……”

    我還未說完的話被他打斷,他一把攬過我的腰肢,兩個人四目相對,鼻尖幾乎就要碰觸在一起,他呼吸之間噴出來的熱氣全部灑在了我的臉上,我瞪著他,“放開我!”

    他似乎饒有興致地看著我發窘的樣子,“你剛才話還沒有說完。”

    我推搡他不開,抬起頭直直地對上他的目光,眉眼彎彎地笑著說,“那容先生聽好了,你容越,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無恥的人,也是我這輩子最恨的人。”

    說完,我看見他的臉陡然黑了下來,也果真緩緩地松開了我的腰肢,他的眼睛在院子旁路燈掩映下顯得有些晦澀不明。

    他一聲似是無奈的嘆息,輕得我以為是幻覺,“你真的因為三年前的事情那么恨我?”

    “是!”

    容越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我,我的心里其實有些發毛,這眼神似乎有穿透力。

    即使他已經松開我了,可是腳下還是挪動不了半分,良久,我聽到耳邊一聲淺淡的輕笑,“好過你忘了我。”

    我醒過來的時候外面晨光熹微,房內因為厚重的窗簾顯得有些昏暗,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看了一眼時間,看到上面有幾通倪嵐的未接電話和短信,我回撥了過去,電話很快就接通。

    還未說話,就聽到對面噼里啪啦一通蓋過來,“你還知道給我打電話,說好一起吃晚餐卻讓我先走,你還給我來個消失,你現在到底在哪里?還有那個突然帶走你的男人是誰啊?”

    我把手機拿開耳邊,等到對面的聲音沒了聲響才拿過來,“終于說完了?”

    倪嵐大概是被我氣到不輕,我輕笑,“沒什么,家里有點事回來一趟,不過我很快就會回來的。”

    倪嵐唔了一聲,語氣帶著幾分試探緩緩道:“容顏,你家在京都,這次回去難道這么快就又要回來嗎?”

    可惜那個時候我并沒有聽出來,走下床打開衣柜,隨意翻了一下,都是我的碼數,“嗯,大概今天晚上吧,說不定還可以彌補你的晚餐。”

    倪嵐那端沉默了一會兒,我放下手中的衣服,重新坐在床沿邊,“怎么了?發生什么事情了嗎?”

    “容顏,公司打算把我調到京都的總公司去工作,我還想你回京都的話,我們能繼續像在s市一樣。”倪嵐停頓一下繼續開口,“不過沒關系,到時候我還是可以到s市來看你,你也有時候回京都了來看看我。”

    這三年來我在s市之所以能夠生存下去很大程度上還都依靠倪嵐,她比我大一歲,卻她比我穩重冷靜地多了,而且我在S市也只有她一個朋友。

    “那你什么時候來這邊?”我回過神來輕聲道。

    “下午六點的飛機,沒準還能夠在機場見到你。”倪嵐的語氣帶著幾分玩笑,但我此時卻沒有任何的心情。

    “嗯,你到的話打我電話,我去接你。”

    掛下電話,我看著窗外的天色已經大亮,換上一件普通的白T和黑褲準備下樓。

    我沒想到容越竟然會從右側的房間里面出來,這個書房現在他在用?

    他穿著一絲不茍的白襯衫和西裝褲出現在我的面前,看到我走出來眼神波瀾不驚,我正尷尬昨晚的情景,他已經提前越過我走下樓去。

    葉卿秋站在傭人的身邊幫忙擺著早餐,整個人看起來高貴優雅,對著傭人也是笑盈盈的,我想這些年主母生活她應該適應地很好,年過四十的臉上看不出半點的風霜。

    許是聽到樓梯上發出的動靜,她抬起頭看著我,露出笑顏,“顏顏,剛好可以吃飯了。”

    我擺擺手,直接朝著大門口走去,“我約了朋友先走了。”

    “就算是約了人,那也應該吃過飯再走啊。”她沖著我的背影道。

    容明從客廳沙發上起身,“容顏,吃完早飯我再讓司機送你過去吧,你媽準備一個早上了。”

    我一陣厭惡,冷下臉來,“不用了。”我依稀能夠聽到身后傳來容明安慰葉卿秋的話,腳下的步伐更加快了,好像身后有追著我的洪水猛獸一般。

    臨江水岸周圍是沒有出租車的,所以我要走過梧桐大道之后才能打到車。即使是清晨,走這么一會兒路我已經薄汗淋漓了。

    我咒罵了一句,面前突然停下一輛車,我瞥了一眼黑色的車窗,繞開繼續往前走去,“從這里出去要走二十分鐘。”身后傳來不冷不熱的聲音,他說的是事實,我繼續向前走去。

    “上車。”

    “你特么能不能別來煩我,你不知道我不想看到你嗎?非常不想!”我轉身沖著身后吼道。

    我知道容越肯定沒有被人這么指著鼻子罵過,我也是氣極了,他的嘴角緩緩地揚起一個弧度,帶著狠戾的眼神看著我,“不想看到我?那你想看到誰?陸辰嗎?”

    “容越,你他媽就是一個混蛋!”我怒極,刺激得眼淚都流了出來,胡亂地抹了一把臉,轉身不管不顧地朝著前方跑去。

    我沒有去見陸辰,我站在京都的街頭,看著川流不息的車流和人群,那是s市沒有的繁華和熱鬧。打了一輛車,報出地名之后,我便靠在椅后背上,“小姑娘,你是來京都旅游的嗎?”司機師傅饒有興致地問道。

    “嗯。”我淡淡應聲,嘴角拉扯了一下,京都的的車師傅還是那么熱情。

    “哈哈,那你打我的車是對了,我開了幾十年出租車了,就是個活導航儀!”

    “小姑娘,你長得這么好看,男朋友有嗎?怎么沒跟男朋友一起來?”我聽了他的話,表情才有松動,恍惚地看向后窗,仿佛下一秒就能看到當初的那個少年。

    那時候我賭氣坐上出租車離開,也是有一個師傅揶揄地問我:“小姑娘,你長得這么好看,后面那個小伙子是不是追你的?”車子最后還是停下了,陸辰拉著車門一臉鐵青地看著我,“小姑娘,你男朋友還是蠻帥的。”

    “他不……”

    “謝謝師傅夸獎啊。”說著他鐵青的臉色竟然緩和了,強硬地拉著我的手不讓我掙脫。

    車子開到水街的門口停下了,我下車站在原地,水街是一條酒吧街的名字,此時大白天的,看起來有些冷清,煙青色的石磚堆砌在角落,因為頻繁的下雨長出了不少的青苔。

    我深呼吸一口氣,踏著青石板小路往里面走去,空氣中都似乎彌漫著淡淡的酒味,我的心已經控制不住地開始猛跳起來,走得異常緩慢。終于停在一家酒吧的門口,看著上面已經有些泛黃的字體,如果。

    我正要走前的時候,聽到身后傳來一聲咣當東西摔到地的聲音,我轉身看過去,眼眶微覺酸澀,揚起一個幾日來最真心的笑容,“好久不見,喬木。”

    喬木穿著一身寬松的T恤和休閑褲,手里本來提著的早餐也似乎因為見到我太過震驚而都摔在了地上,我有些歉意地吐吐舌,“看來我找到了一個能陪我吃早餐的人了。”

    他依舊是站在原地,沒有說話,良久才回過神來,喉頭滑動了兩下,暗啞著嗓子道:“回來就好。”

    自:若初文學網,曾有一人愛我如生命 作者:云胡不喜

      專題

      湖北快三 www.xinhao2233.com | 59599f.com | www.9777hg.com | www.234k7.com | www.9155b.com | uu1916.com | www.63877i.com | www.093728.com | 071726.com | 4022j.com | www.5994.com | www.zfcp3.com | 69445511.com | www.87680t.com | www.22274.vip | 0860o.com | 44555156.com | www.73990j.com | P35gg.com | 364494.com | www.4972ff.com | www.81233hh.com | 1288dd.com | www.626022.com | www.7793q.com | 0805o.com | www.k8kk11.com | www.890994.com | 23599l.com | 33432g.com | www.pj5794.com | 1919394.com | www.ty1133.net | www.89599r.com | www.032154.com | 56988b.com | www.751pk10.com | www.412688.com | www.372879.com | bg867.com | www.1064e.com | www.535666a.com | br881.com | 00885004.com | feicai0754.com | www.52062z.com | 59889p.com | www.400658.com | www.607323.com | 2060099.com | www.jjjj55555.com | www.348077.com | xinhao999.com | www.908818.com | dfmcsoft.com | n07958.net | www.jsc799.com | q61788.com | www.md006.com | www.866471.com | 1479b.com | www.hg901.com | www.870300.com | g82365.com | www.msc08.com | www.982pk.com | jumboluck.com | www.bwinyz18.com | www.196776.com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