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cm60k"><tt id="cm60k"></tt></input>
    <menu id="cm60k"></menu>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cm60k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cm60k"><u id="cm60k"></u></input>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nav id="cm60k"></nav>

    魯迅 | 我們現在怎樣做父親

  • 作者:北京大學出版社
  • 來源: ?
  • 發表于07-06?
  • 被閱讀1264
  • 『讓閱讀留在你身邊』

    點擊上方藍字即可訂閱

    提到魯迅,人們總會想起那“橫眉冷對”的剛毅面孔,想起那刺透人心的犀利文筆。其實魯迅先生也有柔情的一面,尤其是他在對待自己的兒子時,充滿了關懷和疼愛。他的妻子許廣平說他在教育孩子時,“順其自然,極力不給他打擊,甚至不愿拂逆他的喜愛,除非在極不能容忍,極不合理的某一程度之內”。這是因為他認為父親并不意味著權威,父與子之間也不是“施恩”與“受恩”的關系,而是“愛”與“被愛”的關系。

    下文是魯迅先生在20世紀初寫的《我們現在怎樣做父親》,選自《新青年:時代巨變中的人與事》一書。

    魯迅說,只要思想未遭錮蔽的人,誰也喜歡子女比自己更強,更健康,更聰明高尚——更幸福;就是超越了自己,超越了過去。

    我們現在怎樣做父親

    文:魯迅

    我作這一篇文的本意,其實是想研究怎樣改革家庭;又因為中國親權重,父權更重,所以尤想對于從來認為神圣不可侵犯的父子問題,發表一點意見。總而言之:只是革命要革到老子身上罷了。但何以大模大樣,用了這九個字的題目呢?這有兩個理由:

    第一,中國的“圣人之徒”,最恨人動搖他的兩樣東西。一樣不必說,也與我輩絕不相干;一樣便是他的倫常,我輩卻不免偶然發幾句議論,所以株連牽扯,很得了許多“鏟倫常”“禽獸行”之類的惡名。他們以為父對于子,有絕對的權力和威嚴;若是老子說話,當然無所不可,兒子有話,卻在未說之前早已錯了。但祖父子孫,本來各各都只是生命的橋梁的一級,決不是固定不易的。現在的子,便是將來的父,也便是將來的祖。我知道我輩和讀者,若不是現任之父,也一定是候補之父,而且也都有做祖宗的希望,所差只在一個時間。為想省卻許多麻煩起見,我們便該無須客氣,盡可先行占住了上風,擺出父親的尊嚴,談談我們和我們子女的事;不但將來著手實行,可以減少困難,在中國也順理成章,免得“圣人之徒”聽了害怕,總算是一舉兩得之至的事了。所以說,“我們怎樣做父親。”

    魯迅與妻兒

    第二,對于家庭問題,我在《新青年》的《隨感錄》(二五、四十、四九)中,曾經略略說及,總括大意,便只是從我們起,解放了后來的人。論到解放子女,本是極平常的事,當然不必有什么討論。但中國的老年,中了舊習慣舊思想的毒太深了,決定悟不過來。譬如早晨聽到烏鴉叫,少年毫不介意,迷信的老人,卻總須頹唐半天。雖然很可憐,然而也無法可救。沒有法,便只能先從覺醒的人開手,各自解放了自己的孩子。自己背著因襲的重擔,肩住了黑暗的閘門,放他們到寬闊光明的地方去;此后幸福的度日,合理的做人。

    我現在心以為然的道理,極其簡單。便是依據生物界的現象,一,要保存生命;二,要延續這生命;三,要發展這生命(就是進化)。生物都這樣做,父親也就是這樣做。

    “父子間沒有什么恩”這一個斷語,實是招致“圣人之徒”面紅耳赤的一大原因。他們的誤點,便在長者本位與利己思想,權利思想很重,義務思想和責任心卻很輕。以為父子關系,只須“父兮生我”一件事,幼者的全部,便應為長者所有。尤其墮落的,是因此責望報償,以為幼者的全部,理該做長者的犧牲,殊不知自然界的安排,卻件件與這要求反對,我們從古以來,逆天行事,于是人的能力,十分萎縮,社會的進步,也就跟著停頓。我們雖不能說停頓便要滅亡,但較之進步,總是停頓與滅亡的路相近。

    自然界的安排,雖不免也有缺點,但結合長幼的方法,卻并無錯誤。他并不用“恩”,卻給與生物以一種天性,我們稱他為“愛”。動物界中除了生子數目太多一一愛不周到的如魚類之外,總是摯愛他的幼子,不但絕無利益心情,甚或至于犧牲了自己,讓他的將來的生命,去上那發展的長途。

    人類也不外此,歐美家庭,大抵以幼者弱者為本位,便是最合于這生物學的真理的辦法。便在中國,只要心思純白,未曾經過“圣人之徒”作踐的人,也都自然而然的能發現這一種天性。例如一個村婦哺乳嬰兒的時候,決不想到自己正在施恩;一個農夫娶妻的時候,也決不以為將要放債。只是有了子女,即天然相愛,愿他生存;更進一步的,便還要愿他比自己更好,就是進化。這離絕了交換關系利害關系的愛,便是人倫的索子,便是所謂“綱”。倘如舊說,抹煞了“愛”,一味說“恩”,又因此責望報償,那便不但敗壞了父子間的道德,而且也大反于做父母的實際的真情,播下乖剌的種子。有人做了樂府,說是“勸孝”,大意是什么“兒子上學堂,母親在家磨杏仁,預備回來給他喝,你還不孝么”之類,自以為“拼命衛道”。殊不知富翁的杏酪和窮人的豆漿,在愛情上價值同等,而其價值卻正在父母當時并無求報的心思;否則變成買賣行為,雖然喝了杏酪,也不異“人乳喂豬”,無非要豬肉肥美,在人倫道德上,絲毫沒有價值了。

    所以我現在心以為然的,便只是“愛”。

    魯迅與獨子周海嬰

    倘若現在父母并沒有將什么精神上體質上的缺點交給子女,又不遇意外的事,子女便當然健康,總算已經達到了繼續生命的目的。但父母的責任還沒有完,因為生命雖然繼續了,卻是停頓不得,所以還須教這新生命去發展。凡動物較高等的,對于幼雛,除了養育保護以外,往往還教他們生存上必需的本領。例如飛禽便教飛翔,鷙獸便教搏擊。人類更高幾等,便也有愿意子孫更進一層的天性。這也是愛,上文所說的是對于現在,這是對于將來。只要思想未遭錮蔽的人,誰也喜歡子女比自己更強,更健康,更聰明高尚,——更幸福;就是超越了自己,超越了過去。超越便須改變,所以子孫對于祖先的事,應該改變,“三年無改于父之道可謂孝矣”,當然是曲說,是退嬰的病根。假使古代的單細胞動物,也遵著這教訓,那便永遠不敢分裂繁復,世界上再也不會有人類了。

    幸而這一類教訓,雖然害過許多人,卻還未能完全掃盡了一切人的天性。沒有讀過“圣賢書”的人,還能將這天性在名教的斧鉞底下,時時流露,時時萌薛;這便是中國人雖然雕落萎縮,卻未滅絕的原因。

    所以覺醒的人,此后應將這天性的愛,更加擴張,更加醇化;用無我的愛,自己犧牲于后起新人。開宗第一,便是理解。往昔的歐人對于孩子的誤解,是以為成人的預備;中國人的誤解,是以為縮小的成人。直到近來,經過許多學者的研究,才知道孩子的世界,與成人截然不同;倘不先行理解,一味蠻做,便大礙于孩子的發達。所以一切設施,都應該以孩子為本位,日本近來,覺悟的也很不少;對于兒童的設施,研究兒童的事業,都非常興盛了。第二,便是指導。時勢既有改變,生活也必須進化;所以后起的人物,一定尤異于前,決不能用同一模型,無理嵌定。長者須是指導者協商者,卻不該是命令者。不但不該責幼者供奉自己;而且還須用全副精神,專為他們自己,養成他們有耐勞作的體力,純潔高尚的道德,廣博自由能容納新潮流的精神,也就是能在世界新潮流中游泳,不被淹沒的力量。第三,便是解放。子女是即我非我的人,但既已分立,也便是人類中的人。因為即我,所以更應該盡教育的義務,交給他們自立的能力;因為非我,所以也應同時解放,全部為他們自己所有,成一個獨立的人。

    這樣,便是父母對于子女,應該健全的產生,盡力的教育,完全的解放。

    魯迅本人

    但有人會怕,仿佛父母從此以后,一無所有,無聊之極了。這種空虛的恐怖和無聊的感想,也即從謬誤的舊思想發生;倘明白了生物學的真理,自然便會消滅。但要做解放子女的父母,也應預備一種能力。便是自己雖然已經帶著過去的色采,卻不失獨立的本領和精神,有廣博的趣味,高尚的娛樂。要幸福么?連你的將來的生命都幸福了。要“返老還童”,要“老復丁”么?子女便是“復丁”,都已獨立而且更好了。這才是完了長者的任務,得了人生的慰安。倘若思想本領,樣樣照舊,專以“勃(奚谷)”為業,行輩自豪,那便自然免不了空虛無聊的苦痛。

    或者又怕,解放之后,父子間要疏隔了。歐美的家庭,專制不及中國,早已大家知道;往者雖有人比之禽獸,現在卻連“衛道”的圣徒,也曾替他們辯護,說并無“逆子叛弟”了。因此可知:惟其解放,所以相親;惟其沒有“拘攣”子弟的父兄,所以也沒有反抗“拘攣”的“逆子叛弟”。若威逼利誘,便無論如何,決不能有“萬年有道之長”。例便如我中國,漢有舉孝,唐有孝悌力田科,清末也還有孝廉方正,都能換到官做。父恩諭之于先,皇恩施之于后,然而割股的人物,究屬寥寥。足可證明中國的舊學說舊手段,實在從古以來,并無良效,無非使壞人增長些虛偽,好人無端的多受些人我都無利益的苦痛罷了。

    就實際上說,中國舊理想的家族關系父子關系之類,其實早已崩潰。這也非“于今為烈”,正是“在昔已然”。歷來都竭力表彰“五世同堂”,便足見實際上同居的為難;拼命的勸孝,也足見事實上孝子的缺少。而其原因,便全在一意提倡虛偽道德,蔑視了真的人情。我們試一翻大族的家譜,便知道始遷祖宗,大抵是單身遷居,成家立為;一到聚族而居,家譜出版,卻已在零落的中途了。況在將來,迷信破了,便沒有哭竹,臥冰;醫學發達了,也不必嘗穢,割股。又因為經濟關系,結婚不得不遲,生育因此也遲,或者子女才能自存,父母已經衰老,不及依賴他們供養,事實上也就是父母反盡了義務。世界潮流逼拶著,這樣做的可以生存,不然的便都衰落;無非覺醒者多,加些人力,便危機可望較少就是了。

    總而言之,覺醒的父母,完全應該是義務的,利他的,犧牲的,很不易做;而在中國尤不易做。中國覺醒的人,為想隨順長者解放幼者,便須一面清結舊帳,一面開辟新路。就是開首所說的“自己背著因襲的重擔,肩住了黑暗的閘門,放他們到寬闊光明的地方去;此后幸福的度日,合理的做人。”這是一件極偉大的要緊的事,也是一件極困苦艱難的事。

    一九一九年十月【本文原載1919年11月1日《新青年》第6卷第6號,有改動。】

    書名=新青年:時代巨變中的人與事作者=張家康 著ISBN:9787301253809出版時間:2015年2月定價:49.00元

    『讓閱讀留在你身邊』

    微博@北京大學出版社

      專題

      湖北快三 www.1035c.com | www.d32939.com | www.80030066.com | www.768656.com | www.783802.com | 3550i.com | www.6491m.com | www.8881hj.com | www.314577.com | 3678b.com | www.4759ll.com | www.bet91487.com | www.bxcp4.com | 706804.net | 58588h.com | www.3846h.com | www.401345.com | 76700.com | www.770222.com | www.cf9906.com | 06386969.com | www.8124j.com | www.889601.com | 333js.com | pj31.com | www.3033c.com | www.rcw8877.com | 566777g.com | www.js297.com | www.912486.com | 8547tt.com | 1294.com | 9895f.com | www.55545l.com | www.hcw887.com | P35qq.com | www.5506132.com | www.0601m.com | 32126w.net | www.jsdc878.com | www.lc03.com | 06385959.com | www.4249.com | www.77801p.com | 5478z.com | www.0686333.com | www.xpj915.com | 386kzk.com | www.413999.com | www.506972.com | df8e.com | www.505vns.com | www.2118037.com | pj12567.com | www.benz4400s.com | www.r63568.com | kk2649.com | www.58777z.com | www.cb7388.com | 3049z.com | www.0343d.com | 4323s.com | www.9478.com | www.376369.com | www.1869x.com | www.4102x.com | u2146.com | www.88166k.com | 3565.com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