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cm60k"><tt id="cm60k"></tt></input>
    <menu id="cm60k"></menu>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cm60k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cm60k"><u id="cm60k"></u></input>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nav id="cm60k"></nav>

    不是洋洋懷孕了《中篇故事》

  • 作者:紅色美洲豹
  • 來源: ?
  • 發表于07-12?
  • 被閱讀295
  • 年過四旬的高鳳娥這幾年發胖了,而且胖得走樣,臉跟銀盆似的,腰身跟水缸那么粗。她感覺到,老公趙小槐明顯地嫌棄她了,對她不像先前那樣親熱和粘糊了。連同事們也都看出來了,提醒她道:“小心你老公‘紅杏出墻’啊!”

    高鳳娥很自信地說:“諒他也不敢!”

    盡管高鳳娥胖得跟水缸似的,但還是能拿捏住趙小槐的。高鳳娥是縣醫院的主治醫生,這年頭醫生可了不得,再加上“主治”,工資高,常有病人家屬送紅包,又在藥品上吃回扣,月收入超萬元。趙小槐呢?在蓼山鄉當副鄉長,幾年前和他同時當副鄉長的早已當上鄉長、書記,進城當局長了,可他還是個“副”,而且在六個副鄉長中排行最末。工資呢,一月也就一千來元,收入比高鳳娥差老鼻子遠。逢節假日,趙小槐從鄉里回到縣城,高鳳娥每見他冷落自己,懈怠她的身體,就擰著他的耳朵問:“老實交代,是不是在外邊有情人了?”

    趙小槐疼得齜牙咧嘴:“我哪敢啊!”

    高鳳娥又當胸給了他一拳,還是那句老話:“諒你也不敢!”

    高鳳娥還經常向女同事們介紹經驗,不無炫耀地說:“安分男人都是敲打出來的……”

    這天,高鳳娥去醫院上班,發現幾個同事們在辦公室“嘰嘰喳喳”又說又笑,可是當她走進去時,同事們突然鴉雀無聲。高鳳娥疑心地走到他們面前,問他們剛才笑什么。可他們都說沒笑什么,而且一臉的諱莫如深。

    高鳳娥回到自己的門診室,叫來她的副手“小靈通”:“你去給我打聽打聽,弄清楚他們剛才笑什么,好像與我有關。”

    不一會兒,“小靈通”進來了,原因打聽清楚了,可他卻吞吞吐吐不敢說。高鳳娥“啪”一聲把桌子拍得山響:“說,天塌下來我頂著!”

    “小靈通”這才囁嚅著跟她說:“人家都說你老公去一趟洋洋的養殖場,就讓洋洋懷孕了。”

    高鳳娥突然放聲狂笑,笑得整個醫院的人們都聽見了。當時“小靈通”嚇得要死,心想在她笑過后一定會發瘋的,誰知在她狂笑后還是那句老話:“諒他也不敢!”

    高鳳娥一貫瞧不起趙小槐,平日里整他就跟整孫子似的。他還敢在外邊采花盜柳,讓人家洋洋懷孕?除非他不想活了。再說洋洋是什么人啊,蓼山鄉大型養殖場老板,身價千萬,全縣響當當的人物。洋洋貌美如花,年過三十至今名花無主,眼界高得很呢,聽說縣長的兒子要娶她,她都沒正眼瞧過人家。趙小槐在洋洋眼里,充其量算只螞蟻。所以在高鳳娥看來,這事兒純屬天方夜譚,同事們吃飽撐的沒事找樂呢,她可不能當真,更不能上他們的當。

    也就是在第二天,蓼山鄉的黨委書記因病住院,鄉長來看他,當時高鳳娥也在病房,她就跟書記和鄉長說:“趙小槐是個扶不起來的阿斗,你們可要多包涵、多幫助他啊!”

    沒想到書記、鄉長一齊笑了,笑完了才跟她說:“你老公行啊,只去一趟洋洋的養殖場,就讓洋洋懷孕了。”

    高鳳娥的心里“咯噔”一聲,面上卻裝笑道:“玩笑了,玩笑了!”

    鄉長又笑著說:“玩笑?這事兒地球人都知道了,敢情就你還蒙在鼓里。”

    高鳳娥簡直要爆炸了,強忍著情緒回到門診室,又把副手“小靈通”叫來:“給你兩天時間去街上打聽,弄清有關趙小槐的緋聞是真是假!”

    第二天,“小靈通”向高鳳娥匯報,說全縣的官場上已經傳得沸沸揚揚,人言無風不起浪,看來趙小槐讓洋洋懷孕真有其事。這回高鳳娥不說她那句老話“諒他也不敢”了,捶胸頓足,咬牙切齒道:“沒想到,沒想到啊!看老娘不剝了他的皮!”

    看來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癩蛤蟆還真能吃到天鵝肉呢。怪不得趙小槐近來冷落她,對她的身體不感興趣,原來他和那個狐貍精搞上了。高鳳娥給趙小槐打電話,心想先穩住他,把他誆回來,再給他上刑法!于是慢聲細語地跟他說:“你回來一趟,我想你了。”

    不知趙小槐此時在那邊忙著什么,喘著粗氣跟她說:“姑奶奶你饒了我吧!你知道我是抓林業的副鄉長,這些天正緊鑼密鼓忙造林,上邊還要來檢查……”

    高鳳娥說:“那你晚上回來。”

    趙小槐又喘著粗氣說:“晚上還有個會。”

    高鳳娥心想,趙小槐這會兒在干什么,為什么老是喘氣?是不是又在跟洋洋干那種茍且之事?頓時氣不打一處來,跺著腳朝他吼道:“你他媽到底回不回來?!”

    趙小槐顫聲道:“好好,晚上我開完會連夜回去。”

    高鳳娥這才放下電話。

    晚上下班后,高鳳娥走進一家小酒館,吃了半斤鹵羊肉,吃了半斤鹵牛肉,又喝了四兩白酒,回到家里嚴陣以待等趙小槐回來。

    到凌晨一點,趙小槐終于回來了,伸著懶腰走到高鳳娥面前:“這幾天真累啊!”

    高鳳娥冷笑道:“是啊,把人家的肚子搞大,能不累嗎?”

    趙小槐愣著問:“你說什么?”

    高鳳娥不由分說,一拳把趙小槐揍倒在地,騎到他身上大發淫威。高鳳娥人高馬大,壓到趙小槐身上像一座山,把他壓得“嗷嗷”亂叫。一拳下去,趙小槐的眼窩青了;一把抓下去,趙小槐頓時滿臉開花。快把趙小槐揍扁的時候,才把他提起來扔到沙發上,問道:“這滋味比把洋洋搞懷孕好受吧?”

    趙小槐這才如夢方醒,爭辯道:“你聽我說,不是洋洋懷孕了……”

    聽趙小槐的話音,看來真有其事,只不過不是洋洋懷孕了。高鳳娥也不相信趙小槐那鱉樣洋洋能看上他,聽說洋洋的養殖場用的全是女工,可能是他把里邊的某女工搞懷孕了,人們誤傳他是把洋洋搞懷孕了。高鳳娥又一拳打到趙小槐的臉上:“你把女工搞懷孕我就不追究了?她們的身份不一樣,但性質是一樣的!”

    趙小槐說:“你聽我說,也不是女工懷孕了……”

    高鳳娥問:“那是誰懷孕了?”

    趙小槐說:“是養殖場的母羊懷孕了……”

    高鳳娥一下子傻掉了。高鳳娥不相信趙小槐一個副鄉長會下賤到跟動物交配,把羊搞懷孕。他這么說,顯然是在侮辱她,嫌她胖了丑了,寧愿跟羊交配也不愿回來找她。高鳳娥哪受得了這等奇恥大辱?一聲長吼地動山搖,撲上去把趙小槐往死里打。開始趙小槐仍說你聽我解釋,可是一貫霸道又憤怒到極點的高鳳娥根本不容他說話:“你是抓林業的副鄉長,又不抓畜牧,你去人家的養殖場干什么?這還用解釋嗎?”

    趙小槐一個大男人,不是真的打不過高鳳娥,開始只是不愿還手,讓著她罷了。后來看她越打越兇,又不容他說半句話,這才動勁了,吼一聲跳起來,一下子把高鳳娥掀翻到下邊,一拳打到她的臉上,也把她打了個滿臉開花。這一拳把高鳳娥打愣了,半天才問:“你敢打我?”

    趙小槐又是一拳:“打的就是你!”

    高鳳娥吼一聲,使盡渾身力氣想把身子翻過來,怎奈趙小槐把她卡得死死的,動彈不得。高鳳娥無可奈何地軟下身子,心想趙小槐以前在她面前從來都是逆來順受,如今出息了,不僅敢在外邊沾花惹草,還敢打她。反了,真是反了!看來日子是沒法過了!當兩人終于結束戰斗后,高鳳娥提出離婚。趙小槐也不示弱,大聲說:“離婚就離婚!”

    高鳳娥說:“孩子是我的,房子是我的,銀行里的存款是我的,離婚后你給我凈身出戶!”

    趙小槐說:“凈身出戶又何妨?你的氣我早受夠了!”

    高鳳娥指著門口說:“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!”

    “出去就出去!”趙小槐當即甩門而去。

    趙小槐這一走就沒再回來,高鳳娥也不再給他打電話,兩人就這樣僵持著,處于冷戰中。

    約摸過去了半個月,同事們突然來向高鳳娥道喜,祝賀她老公榮升局長。高鳳娥死活都不相信趙小槐能當局長,以為又是同事們跟她開玩笑呢,就說:“生就的撓糞堆雞子上不了麥秸垛,他要能當局長,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!”

    高鳳娥跟老公鬧離婚的事同事們都知道,又有要好的同事跟她說:“快去跟趙小槐認個錯吧,他現在是局長了,要不真的跟你離婚,看你怎么辦?”

    高鳳娥不高興地說:“咱們關系這么好,她們取笑我,你怎么也跟著取笑我,是何道理?”

    對方愣著說:“你老公當畜牧局局長了,你真的不知道嗎?”

    高鳳娥還是不肯相信。最后當醫院院長向她道喜,祝賀她老公榮升局長時,這才不得不相信。她知道院長一向為人嚴謹,從來不跟人開玩笑的。可她只信了一會兒,又覺得這事還是不可能。按常規,副鄉長升副書記,副書記升鄉長,鄉長升書記,書記再進城當局長。再說了,該縣是養殖大縣,畜牧局局長可是個重要角色,趙小槐有何德何能?這些年別人都上去了,就他還在原地踏步,況且現在他又鬧出了緋聞,在這種情況下,他不被免職就萬幸了,怎么像坐了火箭一樣?這事一千個不可能,一萬個不可能!

    高鳳娥把電話直接打到畜牧局辦公室,對方問她找誰,她說:“我找趙小槐。”

    對方趕緊說:“找我們趙局長啊?你是哪位?”

    高鳳娥沒回答,把電話掛了。這回她信了,千真萬確,趙小槐當局長了。

    高鳳娥屈尊來到畜牧局,走進了趙小槐的局長辦公室。趙小槐今非昔比,一身筆挺的名牌西裝,打著貍紅的領帶,頭發弄得油光可鑒,目光既冷峻又深沉,很像個人物。高鳳娥全沒了往日的那種飛揚跋扈,很得體地向趙局長點了點頭,還沖他微微一笑。趙小槐卻不冷不熱地問道:“你來干什么?是不是還為離婚的事?”

    高鳳娥說:“我想知道,你是怎么當上局長的。”

    趙小槐示意她先把門關上,關上門再跟他說話。高鳳娥聽話地把門關上后,趙小槐這才說:“你問我怎么當上局長的,還不是因為那樁緋聞……”

    高鳳娥一愣:“這不可能,你把洋洋搞懷孕了,不免職還能一下子當上局長,天底下哪有這等好事!”

    誰知趙小槐還是當初那句話:“你聽我說,不是洋洋懷孕了……”

    高鳳娥這回不敢再對趙小槐大發淫威了,溫順地跟他說:“那你說吧,我聽著呢。”

    趙小槐說:“上次我就跟你說了,是洋洋養殖場的母羊懷孕了……”

    高鳳娥一下子傻掉了。上次趙小槐這么說,她還以為他是為了羞辱她呢。現在他還這么說,看來他是真的把人家的母羊搞懷孕了。那么,像這等和動物交配的敗類,怎么還讓他當局長呢?高鳳娥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火氣了,騰地跳起來,指著趙小槐的鼻子說:“真要是這樣的話,別說你當局長,你就是當縣長、當市長,我照樣跟你離婚!”

    高鳳娥說完,轉身朝外走。趙小槐跑過來一把拉住了她:“你還是改不了這種火爆脾氣,怎么不聽我說完呢?”

    原來是這樣,他們這個縣一直是全市有名的山羊養殖大縣,山羊肉遠銷省城、北京、上海等全國各大城市。但近年來,國內市場上羊肉食品主要以優質羊種雜交的肉羊為主,他們縣的本地山羊肉一時銷量大跌。縣委、縣政府為了扶持全縣的山羊養殖業,力保山羊養殖大縣的地位,決定先從蓼山鄉的養殖大戶洋洋那里入手,給予資金補助,讓她率先從國外引進品種優良的雄性種羊,并精選當地優良、成熟的母羊,自行配種,讓他們雜交,生成優良的肉羊。先讓她起到示范帶頭作用,然后再在全縣推廣。

    去年,洋洋的養殖場首批引進了三只雄性種羊,是從剛果以每只八千元的價格買來的。可能是氣候和水土不服的原因,三只種羊剛引進不久就死了兩只。洋洋在痛惜之余只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這一只存活的種羊身上了,還為它取名“盼盼”。

    曾在非洲草原上狂奔飛跑野性張揚的盼盼,入住養殖場后卻顯得無精打采,一副病懨懨的樣子。經過飼養員的精心調養,后來才有了精神,繼而又肥又壯。承想盼盼在母羊群里混了半年,面對“妻妾成群”,卻始終沒能使一只母羊懷孕。這可把洋洋急壞了。

    洋洋先是請來鄉獸醫站的人來會診,最后把鄉間的野郎中都用上了,均無效。縣里的領導也急了,先是讓當時的畜牧局局長發揮本職工作,讓他想法使洋洋養殖場的母羊懷孕。當時的畜牧局局長正在看外國的一部有關種族歧視的書,他來到洋洋的養殖場,在場院里轉了一圈,看到剛果共和國的那只種羊一身黑毛,突然明白了,就對洋洋說:“看來羊也有種族歧視,一定是咱們的母羊看不起非洲兄弟,才不肯跟它交配。”

    洋洋把腰都笑彎了,問:“那你說怎么辦?”

    局長說:“把非洲兄弟拉到城里的發廊里給它焗油,把它的毛染白。”

    洋洋這樣辦了,把黑羊染成了白羊。可又是半年過去了,她的母羊還是沒懷孕。縣領導怒斥畜牧局局長亂彈琴,畜牧局局長沒辦法,只好引咎辭職。

    縣里的領導又放出話來,誰能讓洋洋的母羊懷上“非洲兄弟”的孩子,誰將填補畜牧局局長的空缺。

    這天,蓼山鄉抓林業的副鄉長趙小槐下鄉檢查護林工作,當他走到洋洋的養殖場,看到飼養員在羊舍里罵羊,當他問清情況后,這才來到羊舍旁觀看里邊的種羊和母羊。看里邊的羊全都膘滿肉肥,突然想到了什么,就跟洋洋說:“你的羊太胖了,必須減肥,把體重減下來,讓母羊瘦身苗條后才能懷孕。”

    洋洋不解地問:“為什么?”

    “因為我想起了我老婆高鳳娥。”趙小槐不好意思地跟洋洋說,“這些年因為我老婆發胖了,腰跟水缸那么粗,我對她一點興趣都沒有了……”

    洋洋想想也是啊,城里的女人們為什么拼命減肥,還不都是為了取悅于男人嗎?人家“非洲兄弟”發揚白求恩精神不遠萬里來到中國,面對這些“肥婆”,它能有興趣嗎?

    以前洋洋是為了讓那些母羊懷孕,才給它們增加精飼料和營養的。現在還是為了讓它們懷孕,又給它們減少精飼料、減少營養。又讓飼養員每天都把它們趕到山上,增加它們的運動量。這樣一個月過去后,洋洋養殖場的母羊們全都身材苗條了,接下來一個個全都懷上了“非洲兄弟”的孩子。

    喜訊傳到鄉里、縣里,領導們紛紛表揚趙小槐,說他只去了洋洋的養殖場一趟,就讓那里的母羊懷孕了。湊巧洋洋和羊同音,有的人是打趣,有的人是誤會,傳著傳著就傳成趙小槐讓洋洋懷孕了……

    高鳳娥聽趙小槐說完,自顧笑了,然后點著他的腦門說:“其實你這是歪打正著,瞎貓逮個死老鼠。我是當醫生的,這事瞞不了我,根本不是因為母羊胖了,種羊對它們不感興趣,是這樣的,母羊太肥了,會造成其脂肪組織在卵巢上沉積,使卵巢發生了脂肪變性,所以導致了那些母羊不能發情……”

    趙小槐高興地說:“看來縣里讓我當畜牧局局長沒選錯人,雖說我是歪打正著,可我有個賢內助,她是行家里手,以后對我的工作大有益處呢……”

    高鳳娥小心翼翼地問:“這么說,咱們不離婚了?”

    趙小槐反問道:“你說呢?”

    高鳳娥低下頭說:“以前是我太霸道,讓你受委屈了!”

    (完)

      專題

      湖北快三 www.916044.com | www.52062z.com | jj56988.com | 158849.com | www.y6086.com | 2805u.com | www.995g.net | www.2544.com | 500000571.com | www.tm2818.com | www.812870.com | 1591bbb.com | www.45598t.com | 2824.com | www.51990.com | www.50052t.com | 3559iiii.com | www.c46.bet | ylzz1113.com | www.182ks.com | www.0270h.com | 26668p.com | www.yk222b.com | 44ff8331.com | www.pjbet555.com | www.15355s.com | 7240h.com | www.673888h.com | 99306p.com | www.7676760099.com | www.qucw.com | vns345777.com | www.db486.com | 8896779.com | 6647g.com | www.113179.com | y9926.com | www.88166r.com | 66339193.com | www.7935444.com | www.686783.com | 3049d.com | www.amdwc.net | 3mgmddd.com | www.ns6677.com | 44992007.com | www.222380.com | www.893010.com | jinlong03.com | www.96386m.com | 2998yh.com | www.06400.com | ss76669.com | www.5504x.com | hutu87.com | www.xhg011.com | www.146656.com | www.cr1112.com | www.cszb9.com | nn3189.com | www.80075c.com | d62365.com | www.436298.com | 9737ww.me | www.js69111.com | 53262qq.com | www.8473q.com | 99889193.com | www.005700.com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