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cm60k"><tt id="cm60k"></tt></input>
    <menu id="cm60k"></menu>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cm60k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cm60k"><u id="cm60k"></u></input>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cm60k"><acronym id="cm60k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nav id="cm60k"></nav>

    “皇上有旨,將皇后娘娘綁至刑場,動手!”

  • 作者:我旁邊的旁邊好胸
  • 來源: ?
  • 發表于02-02?
  • 被閱讀201
  • 她曾是鎮國將軍府的大小姐,嫁給君無焱之后也是一國皇后,如今竟讓她磕頭?

    見她一直不動,吳清婉也不催,只是淡淡說道:“不愿意就算了,我這人從來不喜歡勉強別人。”

    “我愿意!”她急忙開口,生怕吳清婉又讓侍衛動手。

    連翹已經暈過去了,若是繼續打下去,怕是真的沒命了。

    “那就開始吧。”她笑了,笑的很得意。

    “是不是我磕了你就真的會放了她?”

    “念輕歌,你還有選擇的權利嗎?除非你真的不想救她了。”

    “我磕!”

    話落,她便真的給吳清婉咳了三個響頭,原本就是受傷的額頭,此時更是慘不忍睹。

    吳清婉從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覺得舒坦過,曾經高高在上的皇后跪在她面前祈求她,她終于覺得這么多年的隱忍也是值得的。

    念輕歌擦了擦流進眼睛的血,看向吳清婉,“我已經磕了,你答應我要放了連翹。”

    “天真。”看著卑賤如塵泥的念輕歌,她冷笑出聲,“經過這么多事,你還是這么天真。”

    “皇上的旨意我哪敢違背?姐姐可不要為難妹妹了。”她轉身,朝門外走去,“杖斃,不死不休!”

    “吳清婉!”念輕歌想要追上去,不過侍衛們早就對她有所防備,才剛剛站起,就被人直接攔住了。

    而不遠處,侍衛們又重新開始動手,那一棍棍打在連翹身上,仿佛用盡全身力氣。

    不知過了過久,念輕歌被侍衛架著硬生生看他們將連翹打死,確定她真的沒氣之后,一個個才紛紛離開。

    到此時,念輕歌才終于得到自由,連滾帶爬到了連翹身邊。

    看著渾身是血的連翹,眼淚早已流干的她,撕心裂肺的喊了起來,“連翹!對不起!對不起!”

    “是我的錯,都是我的錯啊!”

    她將連翹抱在懷中,小心翼翼的替她擦干臉龐,嘴里一直念叨著我錯了三個字。

    天空飄來小雨,念輕歌就這樣抱著連翹跪坐在地上,久久不曾離去……

    ……

    念輕歌是被寒風吹醒的,她不知自己什么時候暈了過去,也不知究竟過去了多久。

    “連翹……”

    她慌忙看著四周,連翹的尸首不知去向。

    除了眼前那被血染紅的大地昭示著之前發生過的一切,念輕歌或許都會以為自己做了一場夢。

    冷宮的日子不好過,原本身子就瘦弱不堪的念輕歌終于還是病倒了。

    她躺在破舊不堪的木床上,回想起自己初識君無焱的那年……

    那個時候他還是不受寵的皇子,時常偷偷跑出宮門,那一年,念輕歌在城外/遇到他被人欺負,將他救下,從此,君無焱便在她心里扎了根。

    她記得那時君無焱說過,若有朝一日他成了帝王,定娶自己為妻。

    最后自己最終是嫁給了他,但那男人恐怕是早已忘了當年對自己的承諾吧。

    又或許是……他從沒有將自己認出來。

    不重要了。

    念輕歌能感覺到自己越來越累,生命仿佛在消失。

    ?她想,自己應該是要死了。

    “念輕歌,你要是敢死!朕就立馬下令斬了念家所有人。”

    迷迷糊糊中,她聽見君無焱的話,猛然驚醒。

    睜開眼,入目的便是那個男人的臉。

    他怎么會在這里?

    “朕說過,沒有朕的同意,你不準死!”男人再次開口,依舊如此冷漠。

    念輕歌回過神,看向門外,發現原來已經天亮了,看來自己昨日應該是暈了過去。

    有些茫然的看著君無焱,“你來干什么?”

    “朕乃天子,想去哪里便去哪里。”他起身,朝門外走去,“念輕歌,你記著,沒有我的同意,你不準死,我要你活著受盡煎熬。”

    “死?太便宜你了。”

    君無焱走了,來也匆匆,去也匆匆,除了又給念輕歌心頭添上一道傷疤之外,什么也沒有留下。

    御乾宮

    君無焱從冷宮回來之后心很亂,明明他是厭惡念輕歌的,可昨晚卻神不知鬼不覺的走到了冷宮,甚至還進去看了念輕歌。

    再看到她昏迷不醒的時候,竟然會心慌,會害怕……

    “皇上,臣妾給你熬了你最喜歡喝的蓮子粥,趁熱嘗嘗吧。”

    吳清婉端著粥進來,她得到君無焱去過冷宮的消息之后,便立即趕了過來,絕對不能讓皇上對那個賤人有絲毫感情。

    “放哪兒吧。”

    君無焱依舊低著頭看手中的奏折,甚至都沒有抬頭去看吳清婉一眼。

    他的態度刺激了吳清婉,眼中的恨意一閃而過,“那我給您放這兒了,您記得趁熱喝,涼了可就不好喝了。”

    “嗯。”

    半響之后,吳清婉還是沒走,君無焱皺了皺眉抬頭看去,“還有何事?”

    “臣妾不知該不該說?”她有些猶豫的開口,仿佛很為難。

    “說吧。”

    吳清婉猶豫許久,之后才戰戰兢兢的開口,“念家眾人入獄已久,但始終沒有行刑,天啟的百姓都說您……”

    “說朕什么?”

    君無焱沉著臉,龍顏不悅。

    吳清婉跪在地上,忐忑開口,“都說您忌憚念家軍,不敢殺念家眾人,說……沒了念家,您什么都不是。”

    “砰!”

    她的話剛剛說完,君無焱便已經憤怒的將自己面前的桌子掀翻,“放肆!”

    “皇上息怒!”吳清婉立即磕頭,十分委屈的開口,“臣妾也是聽人說的,現在皇宮內外都在傳,還有人說您對你念輕歌有了感情,所以才不對念家動手。”

    “好!真是好得很!”他冷笑,世人竟然如此看他,那他到是要做點什么了。

    “傳令下去,今日朕親自監斬念家眾人,去將念輕歌給我綁到刑場,我倒是要讓這天下人看個清楚!”

    “諾!”

    梅蘭苑。

    侍衛破門而入。

    “你們干什么?”新蘭被嚇了一跳,連忙詢問。

    “皇上有旨,將念輕歌綁至刑場,動手!”

    一聲令下,原本躺在椅子上的念輕歌便被侍衛粗魯的綁了起來,她還有些回不過神。

    君無焱將她綁去刑場做什么?

    =================繼續看的話請拉到文章最最最最下面,點擊最下面藍色的字“了解更多”=================

    =================繼續看的話請拉到文章最最最最下面,點擊最下面藍色的字“了解更多”=================

    隨便看看

    不過這些侍者都沒有表現在臉上,只是在心里默默的鄙視。如果姜陌會租下一尊藥鼎,那么也算完成一單生意了。

    “還可以出租?”姜陌頓下腳步。

    “嗯,是的。我們這里的普通藥鼎,每天的租金是一百金幣,先生要租嗎?”侍者點點頭。

    聞言,姜陌心里一喜,“那我租三天的。”

    三天也只是三百金幣而已,姜陌除去購買藥材的,還剩下六百金幣,足夠租一尊普通的藥鼎了。

    “好的,先生請隨我來,交一下押金,就可以租了。”侍者說道。

    交了五百金幣,姜陌便租下一尊普通的藥鼎,多出的那兩百金幣,侍者告訴姜陌,會在他退還藥鼎的時候,還給姜陌。

    做完這一切,姜陌便不再逗留,徑直回到姜府之中,開始埋頭煉制碧藕丹和那淬體靈液。

    現在自己不僅實力弱,而且還缺錢,如果不抓緊時間努力修煉,三個月后的成人禮上,定要被族人們嘲笑。

    姜陌心里暗暗咬牙,一定要在成人禮上,讓那些曾經嘲諷奚落自己的人們大跌眼鏡,如果父親能在三個月后回來,看到自己的進步,也一定會很高興的。 沒有絲毫遲疑,簡單收拾了一番,楚炎便向外走去。

    雖然天極山脈機緣不少,但也危險重重,每年都有極天宗弟子和不少宗外武者死于這山中的妖獸之口,正是福禍相依。

    楚炎當然知道這天極山脈的危險,但楚炎在到達淬體境三段之后,修煉速度明顯慢了下來,仔細一想,楚炎便知道了問題所在。

    自己的身體雖然經過了白虎獸神的全力改造,但畢竟不夠穩固,仍然有些先天不足,所以,最好的辦法,就是利用天材地寶,進一步的煉化體內經脈,達到完美淬體的效果。

    走在綠蔭蔭的山間小路上,突然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傳來。

    楚炎一怔,心生熟悉之感。

    只見不遠處的小湖邊,一對少男少女站在古香古色的小亭中,正在交談,動作親密,一付花前月前,親親我我的樣子。

    那少女容顏絕美,身資高挑,肌膚雪白,一身綠色長裙襯托著她的容貌越發的動人。

    這少女不是別人,正是楚炎的未婚妻,葉媚兒。

    葉媚兒,洛南城葉家的大小姐,原是依附楚家的一個小家族,實力連楚家的龍門鎮分支都不如,在主動與楚炎父親提出結交娃娃親后,得到楚炎父親的扶持,其家族實力日漸強盛。

    原本按兩家父母的意思,打算今年年底,就將這門親事給辦了,也好早日為楚家開枝散葉。

    和葉媚兒在一起的少年,不是別人,正是楚家本房嫡系的楚南…一位覺醒了四星武魂,淬體境四段的天才少年,最少比前楚炎要天才不少。

    這一刻…

    突然出現的楚炎發現了他們,而他們也發現了楚炎,六目相對之后,各種復雜的眼神閃過。

    “媚兒,你怎么和他在一起?”楚炎冷著臉,走到二人面前,深皺著眉頭,道。

    葉媚兒的眼神有些慌亂,在楚炎直視的目光下,求助似的將眼睛看向楚南。

    輕拍了兩下葉媚遙的玉手,楚南冷笑道“楚炎,你來的正好,我正式通知你,葉媚兒已經是我楚南的女人,以后不許你再見她,否則…哼!你知道后果。”

    “葉…媚…兒…!”

    楚炎沒有理會楚南,而是咬著牙幾乎一字一字的看著少女說道。

    “楚炎,我好好跟你說,你不要敬酒不吃,吃罰酒!”楚南看到楚炎的反應,眼中寒光閃動,“不要忘記你自己的身份,你不過是個廢物罷了,根本就配不上媚兒。”

    葉媚兒看到楚南態度強硬,心中底氣慢慢足了起來,臉上帶出一絲不屑的表情,道:

    “是,楚南大哥說的對,我只喜歡他。”

    “為什么?就是因為我覺醒不了武魂?”

    楚炎雖然生氣,卻仍然冷靜,畢竟這楚媚兒是與前楚炎定下的親事,而自己只是受到了身體記憶的影響,多少有些氣憤而已,并談不上對這葉媚兒有啥感情,所以,不可能為了這樣一個女人,而大發雷霆。

    “不錯,你的天賦太差,就連我父親也希望我離開你…”葉媚兒點了點頭,臉都不紅的說道。

    “天賦差?”楚炎喃喃自語著,輕笑著。

   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,強者為尊,弱者只有被人欺凌的份,甚至原本的親近之人,都會看不起你。

    “不久前,我的武魂覺醒,是三星武魂!比起你來說,只有楚南大哥這樣的天才,才能照顧我,而你,連武魂都沒有,甚至馬上就要被趕出極天宗,注定是一輩子的廢物…”

    “三星武魂?”

    “好,好,不錯,不錯!”楚炎笑了,輕輕點了點頭,臉色越加的平靜起來。

    這種女人,不要也罷!

    一轉身,楚炎剛走了兩步,卻突然停了下來,頭也不回,背對著二人,道:

    “葉媚兒,記住你今天說的話!”

    說完,大步朝著不遠處的天極山脈而去,身形灑脫,不帶一絲遲疑。

    看著楚炎離去的背景,葉媚兒輕皺了下眉頭,她沒想到,楚炎撞見她和楚南在一起的事實,居然會如此平靜,

    難道他不應該哭著求自己,讓自己不要離開他嗎?

    抬起頭來,看向山前小路,那個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大山深處,葉媚兒輕輕一笑,搖了搖頭道

    “記住?記住又如何,難道我還會后悔不成?可笑!”

    ……

    楚炎沒有亂闖,而是走向了那片被極天宗列為宗門禁地的山群。

    這幾座靈氣最為濃郁的山群,被極天宗層層封鎖,除非有飛天之能,否則想進入這里,只能從入口進出。

    一共三個入口,均有極天宗長老把守,楚炎身為極天宗弟子,當然進出自如。

    只不過守山長老看著楚炎的眼神,全是驚訝和震驚,他們怎么也想不到,這號稱“極限三廢”的楚炎居然敢一個人進入天極山脈,難道是打算跳崖自殺,或者用自己的身體供養這山里的妖獸嗎?

    沒有理會守山長老的復雜眼神,楚炎已經被眼前的景色完全吸引。

    遮天蔽日的大樹,茂密的灌叢,花香遍地,濃郁的靈氣讓人精神氣爽,整個大山深處,如世外桃園般令人沉醉。

    漫步在這樣的景致之中,楚炎的心神慢慢放松下來。

    “吼~~~!”

    也不知走了多久,一聲震耳欲聾的獸吼響起,緊接著,一頭妖獸從樹后跳出。

    “血齒虎獸?”

    四周大樹上紛揚而落的樹葉,齊唰唰的如一場樹葉雨。

    這只妖獸高達兩米,渾身黃白相間的獸紋,正瞪著一雙血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楚炎,慢步而度的四只虎掌足有臉盆大小,來回走動之間,似乎隨時準備攻擊。

    楚炎面色凝重,體內真氣流轉,身形卻一動不動。

    面前這頭血齒虎獸,可是黃級三星妖獸,實力堪比淬體境三段的存在,若是發起瘋來,會將獵物撕扯的粉碎,全身浸血,這也是它名字的由來。

    所以,楚炎全神戒備著。

    一人一虎,對持著,不論是楚炎還是那頭血虎獸,似乎都在觀察對方,誰都沒有主動出手。

    突然,楚炎眼中精光閃過,左腳猛的一踏。

    這一下,引得血齒虎獸獸性大發,全身的毛猛的炸開,怒吼一聲,彈身躍起,巨大的身體直撲而來,眨眼間就到了楚炎眼前,大嘴一張,滿是血腥氣息,一對尺長的獠牙閃著寒光,狠狠咬下。

    楚炎瞳孔微縮,臉上沒有絲毫懼意,瞬間,身形急速左閃,右手握拳全力砸出,帶動空氣,兩下音爆聲炸響,拳如急風,只現出一道殘影……

    “轟…”

    一聲巨響之下,那血虎獸的身體,居然就在半空中,被這一拳硬生生的轟碎。

    八方破,一破八傷,有死無生!

    “這八方破果然厲害,就算是在中品武技里面,恐怕也是極品!”迎著滿天灑落的血雨碎肉,楚炎心中無比興奮。

    這“八方破”在達到二重破的境界之后,楚炎完全有信心和淬體境四段者一決勝負。

    “不行,必須盡快練到更強的三重破、四重破!”楚炎眼神一凝,面沉似水,掃過地下的血虎獸碎肉,并未發現妖晶,身形一閃,如一頭猛虎,消失在樹林深處。

    接下來兩天,楚炎找到了一個隱蔽之處,準備好好修煉一番武技。

    這是一個瀑布,從高處落下,長達近十米,水流激射,落入下方方圓三十米的一個水潭之中,爆出巨大的轟鳴聲和滿天的水汽。

    “這里不錯!”楚炎眼睛一亮,仔細而快速的檢查了四周。 回到房間,姜陌就把門關上,埋頭開始修煉。

    姜陌先步入木盆中,進行藥浴,待得木盆中淬體靈液將他的經脈都沖刷一遍之后,他方才從其中站起,開始準備煉制碧藕丹。

    姜陌的打算就是一邊用淬體靈液浸泡身體,一邊煉制碧藕丹,來輔助自己的修煉。

    他把租來的藥鼎放在地上,然后從紫宸戒指中摸出一顆橙黃色的石頭,這是橙焰石,一般等級較低的煉藥師都是借助橙焰石,依靠元力催動其中的火焰,來煉制丹藥。

    而高等級的煉藥師則能夠憑空凝出火焰,直接煉制丹藥,省去了這繁雜的步驟。

    “這火焰石中蘊含的熱量頂多只夠煉制一爐丹藥的,所以不容有失。”姜陌握了握拳頭。

    隨后體內淡淡的元氣涌出,直接將橙焰石點燃。

    “轟!”火焰的焰尾竄出一尺多高,直接開始灼熱著藥鼎的底部。

    看到這一幕,姜陌微微一笑,只要能夠催生火焰,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。

      專題

      湖北快三 www.33678mm.com | 55323o.com | www.76543n.com | www.50000977.com | www.vip9586.com | www.105180.com | lh66r.com | www.223456f.com | www.99094b.com | 81509999.com | 8977aa.com | www.09527w.com | www.5647q.com | 074q7.com | hr1833.com | www.cai32.com | www.382688.com | 0698o.com | www.jty649.com | www.70wb.top | 3983009.com | www.hu888.com | www.a32031.com | 921710.com | 8569811w.com | www.hg9958.com | www.cb2188.com | 99bo.me | www.pj9003.com | www.915776.com | 550099com | www.10601.com | www.4323q.com | 7744ddd.com | www.1118kj.cc | www.586198.com | oo3189.com | www.2392.com | www.202403.com | 444000tt.com | www.11132.com | www.3126r.com | 80892ii.com | 6594ll.com | www.4996tj.com | www.338062.com | 566670066.com | www.598282c.com | 40033eee.com | www.555575.com | www.536350.com | jz696.com | www.wnsr288.com | www.xb77.com | 2021.com | www.85857b.com | b00351.com | www.365109g.com | www.3552q.com | bwin8aa.com | www.79500b.com | www.112070.com | www.81866e.com | www.yun0123.com | 52520524.com | www.hg4799.com | www.191061.com | www.22567.com | www.66907.cc |